南京涉外婚姻律师事务所
法律热线:
文章详细

继承权的放弃与丧失的区别是什么 改变姓氏继承权能否促进性别平等?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16日 南京涉外婚姻律师事务所  Tags: 继承权的放弃与丧失的区别是什么,改变姓氏继承权能否促进性别平等

 韦红露律师南京涉外婚姻律师事务所,现执业于,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继承权的放弃与丧失的区别是什么

  继承权的丧失,又称继承权的剥夺,是指依照法律规定在发生法定事由时取消继承人继承被继承人遗产的权利。  继承权的放弃和丧失‌,‌其最后结果都是不发生继承遗产的结果‌,‌但两者却有...



  继承权的丧失,又称继承权的剥夺,是指依照法律规定在发生法定事由时取消继承人继承被继承人遗产的权利。


  继承权的放弃和丧失,其最后结果都是不发生继承遗产的结果,但两者却有明显的区别。


  一﹑放弃继承权,是继承人自愿放弃无偿取得被继承人的合法遗产的权利。这种行为是出自继承人自身内心意思的真实表示;丧失继承权,是继承人有《继承法》第七条规定行为之一,经人民法院认定并作出判决而被剥夺其继承权,这种被剥夺是依法强制执行的,不以被剥夺人的意志为转移。


  二﹑放弃继承权必须在继承开始之后,遗产处理之前用书面或口头方式向其他继承人表示,其效力可以追溯到继承开始的时间;而丧失继承权则可以发生后继承开始之后,也可以发生在继承开始之前,其表示的方法是以人民法院的判决书的形式。


  三﹑放弃继承权是继承人放弃自己继承的一种权利,它不受任何条件的限制,只要自己诚心的放弃表示即可,而丧失继承权是依法剥夺继承人的继承权,这种被剥夺必须受《继承法》第七条严格的法定限制,除此不能使继承人丧失继承权。


  四﹑放弃继承权的声明可以在遗产处理前或在诉讼过程中收回,但需经人民法院依据其提出的理由作出决定;而丧失继承权一旦由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则不能改变。







改变姓氏继承权能否促进性别平等?

  安徽省长丰县作为国家确定的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性别平等项目县,按照项目增强社会性别平等意识的宗旨,该县日前掀起争取性别平等的姓氏革命,规定孩子随母亲姓将获得1000元奖励。如此大幅度挑战传统,引起各...



  安徽省长丰县作为国家确定的;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性别平等项目县;,按照项目;增强社会性别平等意识;的宗旨,该县日前掀起争取性别平等的;姓氏革命;,规定;孩子随母亲姓将获得1000元奖励;。如此大幅度挑战传统,引起各界热议。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只有男性才可以传承姓氏,几千年来,新生儿取名基本都随父亲姓氏,而母亲的姓氏要被子女传承几乎只有一个制度上安排,那就是男方入赘当上门女婿,明确放弃姓氏继承权。由于姓氏继承客观上属于男性的特权,因此在理论上,要追求社会性别的平等,破除男性的姓氏特权就成为极具象征意义的行动,长丰县在;男女平等;的名义下掀起;姓氏革命;,不是没有来由的。


  但这还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因为男性享有姓氏特权,在部分传统意识较强的国人头脑中,为维护姓氏的世代延续,唯一的办法就是确保每一代至少有一个男性的新生儿,由此造成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就是新生儿性别比例的失衡。在正常情况下,婴儿出生的男女比例应为103:100-107:100,但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时长丰县男女性别比例竟高达130:100。这种情况绝非长丰县独有,全国许多地区都存在同样现象,这也正是长丰县由此入手开展;试点;的意义所在。事实上,长丰县政府自2011年开展;姓氏革命;以来,试点的三个乡镇已有近50户家庭申请新生子女随母姓。


  解决新生儿性别失衡问题当然重要,这不但关系到民族的未来,还直接影响到大量青年未来的婚姻,;光棍;过多,怎么看都是一个严重社会问题,甚至可能带来社会不稳定。但从人口社会学的研究成果中不难发现,造成性别失衡的深层次原因并非姓氏文化,而是女性的社会地位。说白了,男性的姓氏继承特权不是性别不平等的原因,而只是其结果:因为男女不平等,所以需要拿姓氏继承上的特权来作为一个标志。所以,一旦男女平等了,姓氏继承权上的男女不平等自然也会消失,没必要仅仅为了姓氏随父还是随母而大动干戈。


  至于出生性别比例失衡主要也是男女不平等的结果,传统观念对此有影响,但影响并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么重大。当年唐明皇宠幸杨玉环,一下子;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轻易就能改变的生育习惯,能称得上;传统;或;文化;吗同样道理,长丰县不过奖励了区区1000元,就让数十户家庭的新生儿随母姓,这足以说明经济利益要比文化观念威力大多了。


  说到这里,长丰县;姓氏革命;的合理性就出现了一个大漏洞:如果姓氏继承权和性别失衡同样都是男女不平等的结果,那么仅仅改变其中一个结果,即姓氏继承,就能够影响性别失衡吗换句话说,仅仅让农民接受;随父随母一个样;的观念,就足以让他们相信;生男生女一个样; 是生活的现实吗如果男性作为劳动力仍然是养老的主力军,如果基层政治生活中,仍然是男性掌权,如果各种机会仍然向男性倾斜,仅仅一个;姓氏继承权;难道就足以让农民改变性别偏好,进而彻底解决新生儿性别比例失衡问题如此乐观的态度不是过于幼稚,就是执迷于;文化决定论;,相信改变观念就足以改变世界。


  在中国农村,传统观念确实还有很大市场,在生育问题上,传统性别观念仍然影响着许多育龄夫妇的生育意愿。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生育的性别偏好已发生明显改变,其产生原因主要不是观念革命,而是男女在社会权利、首先是就学和就业上越来越趋于平等。不看到这一点,盲目相信传统和观念的力量,会让我们探索男女平等的努力偏离正确方向。作为验证,不妨看看长丰县奖励新生儿随母姓之后,新生儿性别比例失衡的状况是否得到了明显的扭转,是否与随母姓的人数增加实现了同步转变,要是随母姓不断增多,性别比例失衡依然固我甚至越演越烈,那再多的奖励资金都相当于打了水漂。